阅读历史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教训姐妹花(1 / 2)

加入书签

眼看着红玉叫喊得越来越大声,在地上打起滚来,青玉咬咬牙,问:“凤姑娘,你就直说吧,究竟要怎么样才能给我姐姐解毒?”

凤轻狂不紧不慢地整理身上被弄乱的衣物,在桌边坐了下来,这才缓慢地说道:“要解毒也不是不可以,你把这些食物全吃下去,我就把解药给她。”

“什么?”青玉看了桌面上的馊饭一眼,下意识露出嫌恶的表情,这不可能,她才不要吃这些呢!

“你真以为你不给解药,我就没办法了吗?”

话音刚落,青玉眸中冷光一闪,整个人就冲凤轻狂扑了过去。

凤轻狂却是早有准备,立刻对准青玉扣下了手镯上的机关。

两根银针如闪电一般飞出,直刺入青玉的胸膛。

青玉之前就没有弄清楚凤轻狂如何下毒,现在银针突如其来飞出,完全没有防备,待反应过来要躲避之时,已是来不及。

“啊!”

跟红玉一样,青玉也倒在地上,只片刻的工夫就浑身乏力,爬都爬不起来。

“不好意思啊,手抖了。”凤轻狂抚摸着冰凉的玉镯,笑眯眯地说道,“现在你可没有什么招数了吧?”

“你……你……”青玉还在挣扎,但是全身上下除了嘴巴和眼睛之外,压根没有能动的地方了,只能干瞪着对方。

“兰溪姐姐要是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真是笑话!”凤轻狂冷嗤一声,“兰溪算什么?充其量也不过是山庄里丫鬟当中的大丫鬟罢了,她还有本事一手遮天不成?”

“本姑娘再怎么说也是江明澈的客人,轮得到她来管束吗?今天的事情,我要是告诉你们少主,你说会怎么样呢?”

“你们兰溪姐姐会在少主面前替你们讲话呢,还是把罪责推卸在你们身上呢?”

青玉面色一滞,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都想不明白?”凤轻狂肆意地发出嘲笑,“脑子是个好东西,只可惜你没有!”

“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兰溪姐姐对我们俩比亲生姐妹还亲,她当然会维护我们!”青玉瞪眼吼道,颇有点恼羞成怒的意味。

凤轻狂咧嘴大笑,站了起来,走到青玉身旁,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摇头道:“要不怎么说你没脑子呢?”

“兰溪要真是把你们当姐妹,会明知我跟你们少主的关系,让你们来对我施以毒手吗?她自己怎么不亲自动手?”

“这不是摆明了要那你们当枪使吗?万一事情被少主知道,她可以推卸得一干二净,而你们……”

说到这里,凤轻狂皱了皱眉头:“不好意思,按照你们无忧门的规矩,你们应该受什么责罚?”

青玉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心狠狠抖了一下,欺凌少主的心上人,哪里还用按照无忧门的规矩从事?依少主的脾气,肯定会立刻将她们处死的。

看的她的脸色,凤轻狂就知道下场肯定很惨。

“怎么样?现在你还觉得你的兰溪姐姐对你比亲姐妹还亲么?啧啧,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你们姐妹俩也真是够可悲的了……”

“你,你闭嘴!”青玉气得青筋暴起,要不是中了毒动不了,她一定会扑上去撕了这个女人的嘴。

凤轻狂摆出一脸的无辜,摊手道:“闭嘴就闭嘴,一会儿你脸上开始溃烂的时候,可不要向我求饶。”

脸上溃烂?

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青玉整个人都不好了,接着她就发现自己被射倒之后的症状跟红玉不一样。

难道……

凤轻狂立刻为她心中的迷惑做出解答:“不错,你中的毒跟红玉不一样,她是两个时辰后七窍流血而死,而你……”

“你幸运一点,你不会毒发身亡,最多不过是毁个容罢了,放心好了。”

毁容?

青玉很绝望,毁容还幸运?她倒宁愿死呢。

“你饶了我吧,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了!”

果然女子最在意的永远是自己的容貌,用毁容做威胁,没有不成功的,真是屡试不爽。

凤轻狂暗自偷笑,事实上青玉中的不过是一种能让人暂时浑身麻痹的药而已,红玉体内的毒也不是致命的,只是会受几个时辰苦,过后就没事了。

她又不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怎么会动不动就要人命?不过在必要之时吓唬吓唬别人罢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