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四十四章:挖墙脚1(1 / 1)

加入书签

回到家中的孙亚峰心情超级棒,现在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公司现在客户资料也有了,订单也有了,可是就孙亚峰一个主力人员太势单力薄了,运作长远比较困难,外边找的人又都是生手,根本撑不起门面,想来想去他想到了公司里面的几个老人,徐清老黄这都是北京公司一开业就跟着他干的老人而且工作能力都是比较强的,可是这件事情要怎么跟他们说呢?现在这个世界谁都没法钻到谁的心里看清楚对方的想法,谁知道他们俩是怎么想的,如果是黄忆男派过来的卧底那就更要命了,所以明天孙亚峰要探探这两个人的底。心里盘算着怎么说,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转天孙亚峰很早就起床了,一般人心里有事肯定是睡不长,准备好就去上班了,在班上人多嘴杂孙亚峰就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试探他们,但并不着急,因为他知道想办大事的人必须要有一个好的心里素质,万事不能着急要慢慢来,要慢慢观察不要打无把握之仗,时间还是这么过着,每个人还在忙手头上的工作,孙亚峰也是一样并没有漏出什么想法,可是他在时刻的观察着,孙亚峰知道老黄是个赌鬼因为这个爱好老婆都带着孩子跟他离婚了,这是公司人尽皆知的事情,都知道他现在是个单身汉,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孙亚峰发现他总是爱迟到,不明白怎么回事,不过孙亚峰知道里面肯定是有事情,但是现在还不是找他谈的时候。

过了两天上班的时候孙亚峰坐在车上,在等红绿灯的时候一转脸看见傍边的出租车里面开车的竟然是老黄,孙亚峰看了看车上的点已经是快上班的点了现在老黄还在开出租车这是怎么回事,就在孙亚峰看着老黄的时候老黄也看见他了,孙亚峰示意过了红绿灯在边上停下来,等了一会儿红灯变绿灯了,孙亚峰和老黄把车开到了道边上,孙亚峰问着老黄:“几个意思呀?老黄,这都几点了,你这车上还有人,你还打算接着迟到是吗?”老黄一看东窗事发瞒是瞒不住了不过车里有顾客不能太耽误时间,这个时候车里的乘客也发牢骚了:“你们干嘛呀?是送我们还是聊天?还不走小心我投诉你。”这个口音听还是个天津人!老黄马上跟人家乘客说对不起,然后跟孙亚峰说:“领导对不起,现在你容我把顾客先送到目的地,然后我回公司向你坦白,到时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孙亚峰答应了让他先把顾客送走然后回公司向自己说明问题。等着老黄开车走了以后孙亚峰的嘴角漏出了神秘的笑容,心想:“天助我也。”

回到公司孙亚峰不漏声色的继续自己的工作,过了一会儿老黄敲响了他的办公室,孙亚峰让他进来了,老黄刚想张嘴孙亚峰就跟老黄说:“先别说话,我在傍边的酒店订了一个私人的包间,咱们去那里说。”老黄很纳闷:自己这一路回来都做好最坏的打算,准备卷铺盖走人了,这是找老总坦白来了,这个孙亚峰倒要请我吃饭,这是葫芦里卖得什么药。老黄狐疑的表情孙亚峰看得出来就马上解释给他听:“你天天迟到早退,这是严重违反纪律的事情,超过三次就要辞退的,你也知道现在我头上还有一个钦差大臣,我说得不算,仗着她不是天天来,对你经常迟到的现象不是太清楚,但是也是碰见过几次,我相信她也当着你的面提醒过你,因为她也和我说过几次了,我在这里表个态咱俩合作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是希望以后能继续合作下去,但是你要是在办公室里说,她今天可上班,也总往我的办公室跑要是让她听见咱们的对话我可保不住你,所以我是为你想,别在这里说找地方说,然后你有什么困难我也好在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帮助你明白吗?我注重的是你这个人,咱们通过时间培养的感情,你想想咱们都一块工作多长时间了,所以你听我的,找个地方说。”老黄明白孙亚峰指得是芳慧,自己平常在晚来早走的时候也是挺注意的总是躲着他们这两位老总,徐清还总在为自己打掩护,他明白如果让这两位老总知道了孙亚峰还好点毕竟是跟着他一块干这么长时间的老员工了,要是芳慧知道了自己肯定是死定了,老黄之前只是想到了孙亚峰知道了可能比芳慧的处罚轻一点没想到他竟然这么为自己考虑,这一听还挺感动,中国好老板,处处为自己员工着想,就跟着自己的好老板来到了公司旁边酒店的单间,俩个人又是酒又是菜真不像是员工向领导坦白错误的场景,这个时候老黄就跟孙亚峰说起自己为什么总是迟到早退的真相了:“孙总我知道这样做是我的不对,但是我没有办法,我需要钱,可以说是在短时间内非常需要钱!所以我要利用每一分钟想尽办法的赚钱。”孙亚峰纳闷的说:“为什么?你碰到什么事情了?”老黄无奈的说:“早年自己不争气好赌,把老婆孩子都赌跑了,虽然以后不赌了,可是孤独呀!天天除了在咱公司上班还能充实一下自己,就害怕回家,回到家里就一个人,孤枕难眠心里想着老婆孩子,真的以为自己要孑然一身了,有一天自己的前妻给我来电话了,告诉我儿子考上了广东的一所985大学,可是由于分数离他要考的专业差几分,需要一大笔学费可以转到他喜欢的专业,大概是8万左右,而且广东那边生活费高每月还要3000元左右的生活费,我儿子特别想上这个专业,如果是上不了这个专业他就要复读也不愿意上他分数线能达到的专业,我前妻不愿意让儿子再复读一年,本身我儿子上学就比别人晚一年,我前妻就是害怕复读太耽误儿子的时间了,而且明年考上没考上还两说,就算考上了等大学毕业了儿子岁数就太大了。这么多年都是我前妻在照顾儿子,从没有联系过我,她知道我也不富裕,这次联系我肯定是没有办法了,我这个父亲这么多年都没有尽什么责任,既然儿子这么想上这个学,我就是拼了我的老命也要给我儿子赚够这个学费,这不还有一个多月儿子就要开学,我必须在他开学的时候给他把钱准备好,我已经借遍亲戚朋友,由于早年我好赌,人家都知道所以都不愿意借钱个我,借来借去现在就借了4万左右,这不就天天利用业余时间开出租,为了多拉几单所以就总迟到早退,怪我,我知道咱们公司没有上下班打卡的这个系统,我就钻了公司的空子,孙总你想怎么处罚我我都认!”

孙亚峰听完以后考虑了一下就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功能找到了老黄的界面给他发了10万块过去,老黄正在低着头准备接受孙亚峰的审判,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的接收铃声响了,他就打开手机一看孙亚峰给他转了10万块钱,顿时老黄楞了:“孙总,你你这是干什么?”孙亚峰笑着说:“你要做个好父亲证明你是个负责人的人,你跟我一起工作这么长时间了,你有困难我有这个能力,作了你这么长时间的领导自然要帮助你。”老黄挺感动说话都有点颤抖:“孙总你这是图什么呀!以我的收入要还你钱最起码要好几年了!”孙亚峰拍了拍老黄的肩膀说:“你放心吧,我不会逼你还钱的,这样帮你我不是没有好处的,现在有情有义的人很少,我就是要你能死心塌地的跟着我好好干,你这样的人才我是不能放过你的!”孙亚峰真会说话先不着急把自己目的告诉老黄,先把糖衣炮弹抛给老黄看看老黄的表现。老黄听完拿起酒杯跟孙亚峰说:“孙总,你放心,你今天能这样真心待我,我黄语必定死心塌地跟着你干,你说干什么就干什么,你什么时候需要我绝对肝脑涂地在所不惜!”然后就把杯里的白酒一饮而尽以表决定!孙亚峰不是傻子绝对不会花没有把握的钱,他听得出来老黄为了这么多年没有联系的儿子能这么玩命的赚钱说明他是个很负责人的人,而且一起工作这么长时间也知道老黄是个没有心机而且是个比较实诚的人,所以才花这个钱来笼络老黄。但是孙亚峰并没有马上跟老黄说让他来自己公司工作只不过跟他说:“好的,我记住你的话,会在自己有困难的时候找你的,到时候你可别不认呀?”老黄马上说:“放心孙总,我黄语绝对不是那种背信弃义的人。”孙亚峰笑着说:“好好!行了就这样吧!今天就到这里吧,咱们出来挺长时间了,赶紧回去吧,别让公司那位看出点什么,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会找你的。”老黄感激的说:“好的孙总,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就这样两个人就赶紧回到了公司就当什么事情没有发生继续他们手里的工作,芳慧在办公室里,压根都不知道孙亚峰出去了这么半天。

孙亚峰为了老黄花了10万块钱,还没有跟他说清楚,这个葫芦里到底是卖得什么药,咱们拭目以待……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